投稿

能源大转型论坛发言精选 值得收藏

   日期:2018-08-27     来源:南方能源观察    作者:潘秋杏    浏览:10055    评论:0    
8月25日,2018年能源大转型高层论坛在北京举行。这一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主办,国家能源局、自然资源部和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支持的年度能源盛会,已延续了5年。由于切中我国能源政策和实践的关键议题,也是重要的能源政策信号和产业动向释放地,今年的会议以“推进能源转型向纵深发展,推进北方地区和长江经济带冬季清洁取暖,促进绿色能源高质量发展与国际合作”等为主题,吸引了国内外能源领域超过500名代表参加。

请看 记者从现场发回的部分演讲嘉宾精彩观点。你想了解的,都在这里了——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李伟:打破传统的“能源竖井”,推动行业全面升级,打造高质量发展的能源系统。

在传统发展模式下,能源领域形成了分别以煤炭、石油、天然气、可再生能源等部门为核心的一个个相对独立的子系统和产业链条。如煤-电(热)供应系统,2017年仍有50%左右的煤炭用于发电,全社会用电量中约65%是煤电。这些集中的“点-线”式供应系统经过长期建设,对内不断强化上下游之间的刚性关联,对外又相对独立,久而久之形成了“能源竖井”。“竖井”系统为保障供应安全,通常设置过高的备用率,且下游用户基本无选择权,最终不仅导致系统整体效率偏低、污染排放普遍偏高,还成为能源结构调整的重要障碍。

满足人民美好生活对高品质能源的需求,做好能源经济这篇大文章,需要打破传统模式,推动能源行业全面升级,打造高质量发展的能源系统。

能源高质量发展的必要条件是以深化改革促进构建现代能源治理体系


我国能源管理与监管体制改革长期滞后于行业发展,管理分散、多头管理、管理越位、监管缺位等现象依然存在。“十三五”期间国家制定了能源、电力、天然气、可再生能源、水电等多项规划,但各类电源之间、电源与电网之间仍然有许多需要统筹协调的问题。监管职能相对较弱,监管效率偏低、效果偏弱,对天然气、可再生能源、能源互联网等的专业性监管力量明显不足。能源领域长期存在的市场体系不完善、价格形成机制不科学等问题,说到底,还是有许多体制性障碍始终难以破除。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王一鸣:推动高质量发展要坚持问题导向,首先要梳理什么影响了我们转向高质量发展。


我初步的考虑是十个方面采取一些相应的举措。第一是我们要从过去的产业政策,产业扶持的传统思维方式和操作,转向一个竞争政策为基础地位的政策框架,高质量、创新都来自于竞争。没有公平竞争的环境,不会有转向高质量的压力。 第二个是产权和知识产权的保护,产权和所有权不完全是一个意义,所有权讲的是绝对的权利,产权强调的是交易权,要优化资源配置,一定要有明晰的产权。第三个是要素市场化的改革,这里面有很多的传统要素和新要素,但是,现在大家比较关注的是土地制度,怎么使得能够流转起来,能够实现优化配置,这个对提高经济发展质量的意义很大。第四个是科技创新体制,科技创新体制里面最核心的一个是知识产权的激励制度,我们的科研人员大部分在国有事业和企业单位,他们的研究成果按照专利法都属于职务专利,归单位所有,如何激发科技人员的创造积极性,现在地方已经在探索分割确权,一个项目启动前和单位如何明晰这个项目出来以后的产权分割,产业化以后科研人员会有收入,这叫做确权在先。这会极大的解放科研人员的生产力,而到了现在我们需要突破核心技术的阶段,需要这个制度,现在科技如何转化,有科技的奖励,产业化以后可以奖励50%,有的地方可以分割70%,但是我们说分粮食好,还是分地好,这是现在我们要推进改革的一个方向。 第五,教育制度改革,我们如何培育,从知识传授型的教育转向创新能力培养式的教育。第六是如何提高空间资源的配置效率,包括城市群的这种模式的发展,通过高速的通道,使得要素能够快速的、自由的流动,来提高空间要素的配置效率。第七个是有效应对排放峰值期的挑战,现在我们各种排放陆续的正在达峰,这个阶段是环境压力最大的一个阶段。一旦过了峰值期,我们的压力会大大缓解,那么随着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对于优美生态环境的需求又在迅速的增长,所以我们也到了一个满足这种需求的攻坚期。第八个方面,资源自然的产权制度。这也是一个很核心的制度。第九是健全风险管理体制,我们正处在一个风险易发的高发期,化解风险是高质量发展的前提条件,如果一旦发生系统性风险还何谈高质量发展,所以我们要健全一个风险管理的有效体制,使得我们的管控能力能够跑得过风险的积累。第九,要进一步的扩大开放,特别是服务业的开放,因为我们的制造业现在就是股比限制,现在也慢慢的放开了,服务业还有很多的准入限制。下一步中央已经明确,我们第一步只启动金融的对外开放,包括了股权限制放开,有没有过渡期。最后,就是与高质量发展要建立一套相应的绩效、指标的考核体系,你一定要去引导人们的行为方式。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汪集暘:我国地热发展要循序渐进,不要想一口吃个胖子。

现在很多企业动不动都想上干热岩。我上个礼拜五参加过一个评审,是在吉林油田所在地,松原市,那里有非常好的热水资源,很浅,1000多米,60度热水,一天有一千方,那里大概有10万平方米的供暖,而且很急,今年10月10号就要供暖了。当时北京热力集团在松原有一个公司,任务交给他们了。开始的时候,他们想这个上头的热水先不用,用底下的干热岩。后来经过评审以后,我们把那个方案否了,也就是说,先不要开底下的干热岩,先用上头的热水,完全够了。因为今年第一期才三万平方米,10月15号,只有一个半月左右,我们必须循序渐进,不能跳着走。坚持高质量发展原则,加快推进地热能由单一粗放的低效传统产业发展为真正的高新产业,希望政府跟各级领导能够支持这个事儿,首先尽快摸清中国地热能资源家底。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郑新业:电力市场一定要由中央统筹,而不是以省为单位。天然气市场化改革的重点不应该是管道。

电改九号文的红利非常大,目前来看主要是在电力输配成本监审这一块,电力市场建设基本上没有太多进展,我个人非常失望。而且在可预见的将来,电力市场是起不了步的,所以电力市场一定要中央统筹,而且不能以省为单位,如果现在以省为单位,将来改都改不了,中央一定是统筹电力市场的建设,这是当今落实九号文,最重要的方面,也是能源转型最主要的能力所在。如果没有电力市场的建设,刚刚我们所说的错配问题,高效的机组代替低效的机组完全实现不了。为什么我们是做得到呢,两大电网的输配成本的监管第一轮完成之后,现在来看效果是非常好的,所以还是可以做的,只不过大家没有腾出手来做,第一个是电改下一步中央一定要统筹电力市场搞起来,我们需要把高效的基础做好就好,第二个是电力政策交叉补贴,同时兼顾低收入群体的用电问题,普遍收入我个人认为还是要维持,加大输配成本中间去,还是电力中间去,这是另外的一个考量了。油改我觉得没有什么,油没有更多的理由,只是很多地方拆分市场份额太高的企业。还有该过程中的反垄断是需要严密的监管市场份额,特别占一半以上的企业的市场行为。气改我觉得应该是大家关心的是管道问题,气改真正要关心的是城市燃气。和电一样,电之前是独卖和独买,两头垄断,城市燃气的影响力很大。我觉得重点不是管道,既不是城市的管道,也不是省的管道,也不是省到市、县里面的管道,这些措施之后,该市场化的市场,管住中间放开两头以后,中国现代能源体系是可以建立的,但是建立了现代能源经济体系以后,不代表说人们对能源供应和能源价格和环保之间满意。所以如果不满意,至少还有三条路可走,第一条路是需求侧的调整,第二条路是供给侧的增加和非化石能源的比重,第三条路是化石能源的清洁利用。

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副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邹才能:页岩气革命带来更大动力

油气不可再生,开采非常规油气可以延长生命,目前我们的常规天然气超过了50%的储采比,我们的天然气还可以再用五十年,页岩气革命又带来了更大的动力,可能在2030年会超越煤炭,2040年超越石油,迎来以天然气为主的清洁能源的黄金发展时期,进入一个天然气时代。全球来看天然气会成为化石能源向新能源跨越中不可逾越的桥梁。

清华大学能源互联网创新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高峰:从天然气过渡到氢气

氢气和天然气的协同,氢气可能是代表未来的发展方向,我建议在发展氢气的过程中,可以考虑从天然气过渡。天然气和氢气的混合燃料的使用也是可行的,随着氢气的成本越来越低话,或者是安全性变好,逐渐的过渡到氢,这也是可能的一种发展方向。

国家能源局石油天然气司副司长 李英华:近几年天然气供应紧张的局面难以缓解

整个天然气行业发展,应该说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所有的原来存在的问题,暴露无遗。在“十三五”之前,整个天然气行业发展虽然也是由政策引领,发展速度也很快。在“十三五”之后,我们提出来要把天然气打造成我国主体能源之一,对推动天然气发展发挥了作用。

特别是大气污染防治,引发了天然气需求爆增带来的问题,让天然气行业的所有问题都暴露出来了,第一个是我们上游的投入不足,上游由于油价低、体制改革等因素导致了上游的投入不足,国产气的产量还是远远跟不上需求的增长。

第二个是我们基础设施严重的滞后,这是短板。我们的管网只有7.2万公里,是美国的七分之一,而我们的需求是美国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说我们以七分之一的管网支撑了三分之一的美国的消费量。

我们正在做产供储销的体系建设,主要是从加快国内的上游勘探开发,尽快提升国内的天然气产量,同时加快LNG的布局和地下储气库的建设和管网的布局和建设,近期加快互联互通方面,我们也提出了若干的支持政策。

在未来天然气行业发展过程中,结合能源转型,我们的任务是非常艰巨的,特别是近期,近两到三年,甚至是三到四年的这个时期,我们天然气的供应紧张的局面是根本没有办法缓解的。因为我们的增长是快速的,我们的设施是跟不上的,所以还要靠一些管理手段,搞好民生的保供。当产供储销体系建设方案的项目尽快实施以后,我们的整个保供形式才能有望得到比较好的缓解,这是我们所面临的形势。

(本文根据论坛现场发言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标签: 能源大会

微信扫一扫
投稿联系:张先生 13844866317 新闻投稿咨询QQ: 35845245
邮箱:news#ne21.com(请将#换成@)
 
更多>同类储能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储能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会议定制  |  领导关怀  |  营销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