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从有形无神到形神兼备 ——专访全国政协常委、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

   日期:2018-04-19     来源:能源评论    浏览:8180    评论:0    
核心提示:国企改革不仅需要顶层设计,还要能够抓住一些典型案例,供人模仿,供人超越。关于国企改革,这是经济学家李稻葵一直以来的观点。
“国企改革不仅需要顶层设计,还要能够抓住一些典型案例,供人模仿,供人超越。”关于国企改革,这是经济学家李稻葵一直以来的观点。

那么,在过去的一年当中,这种“典型”出现了吗?

首先来看总量。2017年是几年来国企成绩最耀眼的一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50万亿元,利润总额达2.9万亿元,比2016年分别增长14.7%和23.5%。其中央企的营业收入达到26.4万亿元,实现利润1.42万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3.3%和15.2%。与此同时,国企在科技创新、重大工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也勇担大任,用国资委主任肖亚庆的话说,国资国企改革“成效良好”。

再来看典型。2017年最引人注目的,大概是年中启动的联通混改。经过此次改革,联通引入了BATJ等社会资本,股权结构发生了质的变化,同时机构也实现了“大瘦身”,仅总部编制人员就减少了50.14%,无论如何,都可以称得上“典型”了。
但是,当记者请李稻葵评价去年国企改革的成果时,他的态度仍然有所保留,最后给出了四字总结——有形无神。

形,是指股权结构;而神,则指企业的经营行为,要实现行为方式上的彻底转变,国企改革仍有事要做。

寻找新动能

驱动改革的总是时代变迁,国资国企改革也概莫能外,而这个时代最为核心的变化之一,是动力结构的调整。

“我是开电动汽车来的”,在政协会场遇到李稻葵的时候,他这样告诉记者。这几年,他的出行大都依靠电做动力,如电动摩托、电动汽车。据了解,李稻葵是宝马电动摩托首位中国车主,而此次,他又向记者大力推荐插电混合动力汽车,因为“没有续航焦虑”。

电动车的出现,标志着世界动力体系的转变,李稻葵称之为“新电气化革命”,在这一点上,他与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舒印彪不谋而合。

电气化革命并不仅仅限于动力结构的变化,更为深层次的还有电源结构的调整,从上游发电领域看,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等新的发电技术日新月异,正在从根本上改变着世界的能源结构。

而从下游生产领域看,电气化引发的变化则更为深刻和广泛,李稻葵将其概括为三点:一是制造业发生了变化,因为以电为动力带来了设备的简单化,不再依赖内燃机和变速箱;二是实现了生产的模块化,提高了生产效率,比如一个人就可以组装一辆电动车,这大大降低了生产门槛,给了中国企业“弯道超车”的机会;三是引发了商业模式的变革,带来了分时租赁、共享出行等一系列变革。

从这种传导机制看,多位于上游的能源央企,发挥的是提纲挈领和引领潮流的重大作用。

但是,能源央企的特殊性,在于其自然垄断的特征,这一点,也决定了它的变革必然要面临市场与管制的两难。因为存在自然垄断和规模效益,规模越大,成本越低,所以不可能遍地开花,不可能实现完全自由竞争,也就无从受到完全自由市场所带来的激励。

对此,李稻葵给出了自己的药方。他认为对于这部分央企,监管者应该承担起激励者的角色,具体来说,就是给企业下达考核指标,也就是《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出资人监管权责清单”。清单中的指标可包括三类:一是技术指标,要求央企在技术上领先全球,如国家电网的特高压工程;二是能源安全指标,即能源供给必须满足居民生活保障、重大工程保障,等等;第三才是财务指标,只要企业能够保证一定的利润,就可以了。

在完成这三个指标的情况下,剩余的自主权,就应该完全交给企业了。

赋予自主权

自主权,或者说控制权,是李稻葵近年来频繁提到的一个词汇。

自主权的背后是产权。如同奥利弗·哈特的产权理论所提到的: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性,契约本身也是不完整的,这就给了签约的某一方事后“敲竹杠”的机会。为了解决这种不完全契约的问题,哈特提出了“剩余控制权”的概念——只要是契约里没有完全明确的权力,拥有“剩余控制权的”一方都可以自行裁决。

没能完全放开控制权,在李稻葵看来,正是国企改革的症结所在。他主张,在满足技术领先、保障能源安全和实现一定的利润这三个条件下,央企应该拥有真正的“剩余控制权”。因为企业不是政府,国有企业改革的灵魂,就是要充分相信并授权国有企业的高管人员,把控制权交到最有创意、最有想法的人手中,把他们当成真正的企业家看待,给他们充分的控制权。

为什么有的国企人才总是流失?为什么有的国企连内部网站都建不好?问题都出在控制权上。政府对企业管得太多、太死,政府和企业之间边界不清,导致两者效率都不高。对于国内喜欢谈到的新加坡淡马锡的例子,李稻葵认为淡马锡成功的秘诀有两个:一是在商言商。淡马锡的CEO虽然是新加坡的总理夫人,但并不干涉企业的具体经营活动,此外,企业职业经理人的工资待遇也完全不同于政府公务员,而是由市场决定的;二是在企业和政府之间设有一层“防火墙”,那就是董事会,企业的经营活动完全在董事会的指导下进行,不受政府干预。

因控制权不足而导致的效率损失随处可见。李稻葵向记者举了清华大学的例子,他说,在清华的所有建筑中,最丑的就是建筑学院的楼。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因为建筑学院的大师、大佬太多了,大家都想发表意见,都想指手画脚,结果导致真正的设计者畏首畏尾,最后造出来的只能是个“四不像”。

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国企改革,对于国资委来说,管资本比管企业更重要,国有企业的工资待遇也要放开,交由市场决定,这样才能吸引到真正有能力、有创意、有想法的人才,从而保证国企改革真正实现“形神兼备”,走在高质量发展的前列。
 
标签: 国企改革

微信扫一扫
投稿联系:张先生 13844866317 新闻投稿咨询QQ: 35845245
邮箱:news#ne21.com(请将#换成@)
打赏
 
更多>同类储能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储能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资源合作  |  会议定制  |  关于我们  |  领导关怀  |  营销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